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晓宝老师的网易官方博客

物质是一种利益,他能迷失我们的方向,世俗是一种言论,能扰乱我们的价值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东莞模式==脆弱的“青楼式经济”?!  

2008-06-01 11:10:58|  分类: 热点讨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最近在了解些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事,也就顺便思考起各地经济建设、城市化和产业升级路径。有一个平地而起的城市引起了我的兴趣,便是东莞。

东莞曾经只是隶属于广州、佛山、惠阳等地的普通县,1985年设县级市,1988年升格为不设县的地级市——其下直辖32个区级或乡级镇(不过听说千强镇之首的虎门镇有可能成为一个县级市)。详细的市志在这里

东莞前几年创造了“东莞奇迹”,催生出数个百强、千强镇和无数隐性富豪,同时也“发明”了现代城市速成法:“东莞模式”,并且引起其他发展中城镇争相盲目效仿:就连我的家乡小城,招商引资轰轰烈烈,曾明文宣称“抓住发达地区产业转移时机,大力引进重度污染工业”、“对来县工业园投资的外资客商,尊重其生活习惯、予以特别保护,未经县级政府以上允许,不得以各种名义检查”(言外之意,园区里便是“特区”,开地下妓院和赌场都没有关系)——这是一种无奈的“无良”招商方式,然而这种近于没有底线的经济发展模式,正是30年中国改革开放的一种真实:公平正义、和谐社会、绿色环保、八荣八耻这些原本就应是变革底线的东西,在一开始就没有设定为底线或被竞争中的地方政府们刻意忘记了,于是在若干年后成了需要反复吟唱的歌谣。

对于东莞模式,我一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它。当听说东莞青楼业异常发达时,“青楼式经济”这个词便浮现脑际了。“青楼式经济”有两个特征:一、发展过程中社会道德底线淡薄;二、象淫媒一样,靠撮合“接客”发展,资本和劳力都如“嫖客和妓女”一样高度流动,互不负责任。

东莞模式其实是深圳模式的复制和衍生,东莞的速成也类同于深圳的奇迹——他们都是外来资本和人口频繁“交配”的产物。东莞早年的发展,得益于几个条件:

1、获得了某种“准特区地位”:若干年前,普通人进入深圳特区还需要查验边防证,限制了外地普通打工者的流入,过量涌入广东的打工者便可能在广深之外的地方积淀;东莞的松散行政建制和上头默许的试验性行政放权,让当地招商引资拥有了极大自由度和极高效率——各镇的竞争,也使东莞如张五常所夸赞的“中国地方竞争”一样,产生了某种良性效应。

2、接受珠三角区位优势辐射和拥有“洼地效应”:东莞紧连广深,距港澳也同样不远,附近有成熟的路桥港口基建和城市生活设施,早期却拥有大量待开发土地,区位优势和后发优势并存。于是,发展依赖和服务于广深港澳台、接纳外地产业转移的“出口代工经济”和“后花园经济”就有了可能。

3、分享到了“外来人口红利”:改革开放后,广深区域就成了传统的外地人打工目的地,而这些外地劳工,却不需由当地承担社会保障和福利支出,对政府和商人来说都廉价到不可想象。过量涌入的外地人能量在东莞这个洼地得到了释放:深圳当时有边关,广州是中心省会,短时间内承载的外地人有限,于是因缘际会,充裕的资本和廉价的年轻劳工在东莞集中而快速地结合了。

实际上,深圳、东莞模式并非多么独特的案例,全世界城市化的路径统统一样,只是有快慢而已。就连我玩了3年的“模拟都市”里的城市建设,都遵循着同样的路径:a开辟工业区,优惠吸引工业投资——b工业需求和优惠政策吸引外来人口——c发展本地商业服务业——d建成区域经济中心,发展商贸、会展、酒店业——e改善交通、整治污染、绿化城市、完善治安法律和公用事业、改善城市工作和生活环境——f将资本和外来人口固化到本地,发展房地产业——g继续吸引内外资发展中高级商贸服务业和升级型工业——h改变城市定位、提升城市形象,成为具备某种特定功能(如购物天堂、旅游休闲、高科技、总部中心、金融中心等)的超级都市……

 

同是资本与移民交配的速生儿,深圳很幸运,在风云际会时,当仁不让地实现了一个飞跃,成为拥有鲜明定位的国际化大都市。东莞就没那么幸运,尽管发展快,却仍旧是个“发展中城市”,如今就卡在上述efgh这四个环节:

当年的优势之一——松散的市镇结构,如今成了阻碍其整体城市规划的因素,城市交通、绿化等距一个现代发达城市也还有距离;据称东莞警力严重不足,治安主要靠联防队;

流动人口和游动资本的本地化步履维艰:外地人成为本地人的大门才开了一条缝,新移民只有一小部分可以成为“新莞人”,还比不上当年新移民成为“深圳人”的速度,这跟东莞外地人结构也有关系——深圳当年吸引的是各个层次的建设者,且拥有打破城乡二元结构的特区政策,而东莞则吸引的主要是低端劳动力和“暂住”的台商港商,经济两头在外,人口也同样两头在外,东莞实际是个时刻可能空心化的城市。当地的外资,本质上不过是流动周期稍长的“游资”,本来就是来“寻花问柳”的,玩腻了想走就走——据说已经有不少老板,赚够了钱撇下工人、厂房和债务说走就走了。在广深和谐号上看杂志,里头东莞房产广告中报价也不低了,但是那是被香港深圳人炒高的,这些房子中的居住者,除了一部分“新莞人”,还有不少是绝无永久定居意愿的港台同胞和他们的二奶们……;

外来的游动富商多,所以当地的商贸服务表面看是红火的,小小的东莞有着全中国最密集的高星级酒店。而且为了“尊重客商生活习惯”,当地的青楼业也芳名远播,真真一派繁荣娼盛的景象。然而,这些商贸服务业的根基都是在建在其“世界加工厂”地位上的,一旦世界产业转移再度兴起或营商环境恶化,其并不牢靠的根基丧失,这些也都会成为明日黄花——难怪东莞的新市委书记说:“东莞如果不转型,产业就跟不上步伐,慢慢地产业空心化,特别是加工型产业,老板一撤走,东莞那么多酒店怎么办?那么多房子怎么出租? ”;

定位问题显得尤为迫切,东莞快车到底下一站走向哪里,至今没有明确的调调。过去的东莞,一不小心成了世界工厂,但这只是资本在外边寻花问柳的产物。“世界工厂”的帽子,并不能像商业中心、金融中心那样长期戴下去,甚至连澳门“赌城”的定位都不如。如果实现不了深圳那种变身“国际都市”的飞跃,也吸引不来高端工业,东莞模式也就走到了末路。

所以说,东莞不仅本地青楼业发达,东莞模式也不过是一种“青楼式经济”:妓女和嫖客都是高流动性的,婊子无情、嫖客也无义——靠频繁接客固然能赚钱,但原有的妓女总有人老珠黄的时候,也总有新老妓女青黄不接的时候,嫖客也有玩腻的时候……一次次扫黄、严打扫不掉东莞的“娼盛”,而新劳动合同法、环保主义、贸易条件恶化等等却可能消灭东莞模式的繁荣。

但愿那些正走在“东莞路线”上的发展中城镇们,终能变成通向繁荣的直达豪巴,而不是成为时而人满为患、时而空无一人的公车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